小說書庫 www.ccfssu.live,最快更新大明輔君最新章節!

    “殿下傷得如何?我先派人送殿下回去吧,讓御醫看過了再說。”

    朱由檢搖了搖頭,“今晚之事十分詭異,竟有人在此安放火藥,導致無辜百姓傷亡慘重,就連老余……就連老余也因為護衛我而死,我豈能貪圖安逸?”

    “這件事恐怕不是一時三刻就能查清楚的,我已經派人去查訪了,一旦有了消息,卑職定當第一時間匯報給殿下。”

    朱由檢道:“這件事恐怕沒人比我更熟悉了,你也不用派人去一一查問了,直接派人去大戲樓里把那個舞獅隊全部帶過來,尤其是那個薩滿巫師,千萬不能讓他跑了。”

    駱思恭不解的問道:“殿下這是?”

    “當時我正在花燈檐廊里,那裝滿了火藥的燈籠便是那薩滿巫師帶來的。”

    “卑職這就去辦。”,說完,駱思恭朝著身邊的幾人交代了幾聲,那幾人便領命拿人去了。

    徐茗兒自廢墟里被救出來后就一言不發,看起來像是虛弱不堪沒什么力氣的樣子,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經過廢墟下一番患難與共,徐茗兒不知以后該如何面對朱由檢。

    朱由檢與徐茗兒此時相隔很近,只是一回頭,朱由檢就見徐茗兒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他,若是換做以前,朱由檢這樣看過去時,徐茗兒的眼神早已躲藏開了,只是這次她卻沒有。

    見四下沒什么人留意這邊,徐茗兒看著朱由檢道:“朱大哥,你之前在廢墟地下與我說過的那些話是真的嗎?”

    朱由檢在徐茗兒昏迷的時候說過的許多話,他不曾想徐茗兒會聽到,那些話也不過是為了給她一些堅持下去的信念,朱由檢從未想過這么早就去禍害一個十一二歲的小姑娘,在他前世的時候徐茗兒這年紀,不過就是個才上初中的小妹妹。

    朱由檢裝傻充愣的道:“啊?我記得在那下面的時候我說過許多話,不知道徐小姐指的是哪些?哎呀,受傷太重實在是有些話想不起來了。”

    徐茗兒一見朱由檢矢口否認,心里便有些難過,眼中不由得蘊滿了淚水,“朱大哥現在就不肯再叫我一聲茗兒了嗎?”

    朱由檢一見徐茗兒這樣子,頓時有些不知所措,他急忙道:“別哭別哭,原來你說這事啊,你一提我突然就想起來了,茗兒,我以后都叫你茗兒,這么點小事怎么就哭了呢?”

    一聽朱由檢叫她茗兒,徐茗兒忽的就破涕為笑,有些委屈的道:“這對朱大哥是小事,可是對茗兒來說卻是大事。”

    “好好好,都依你,這對我來說也是大事。”

    一聽朱由檢這么說,徐茗兒又有些羞澀的道:“那朱大哥說的其他一些話也是真的嗎?”

    朱由檢一聽,頓時有些緊張的道:“還有什么話?我怎么不記得我還說過其他的話?”,在廢墟下他說了很多,也不知道到底哪些被徐茗兒聽到了。

    “朱大哥就會裝傻,那時候茗兒雖然昏迷著,不過是太過勞累眼睛睜不開了而已,朱大哥說的話茗兒可是一字不落的全都聽見了。”

    這么一說,朱由檢頓時就頭大了,如此看來自己在廢墟下說的那些話都被這小姑娘聽去了,這可如何是好,“要不你提醒我一下,我也是太累了有些,有

    些話真的記不起來了。”

    徐茗兒有些扭扭捏捏的道:“就是,就是……”,徐茗兒“就是”了半天也還是不好意思說出口。

    一看徐茗兒不好意思說,朱由檢立刻避開話題道:“就是什么?哎呀,我太累了,要睡一會了,茗兒你也好好養傷,多休息一會,說太多的話不利于恢復,你看你手上都擦破了,萬一以后留了疤痕就不好看了。”

    聽朱由檢說傷口會留疤,徐茗兒只是小小的緊張了一下,女孩子哪有不愛美的,只是此時徐茗兒卻也不是這么容易被糊弄過去的,朱由檢說要睡覺,現在不問日后朱由檢再躲著她不見就更沒有機會了。

    如此一來徐茗兒哪還顧得上什么疤痕的問題,也不管心里那點羞澀了,她羞紅了臉急忙問道:“就是,就是你說的什么上門,什么八抬大轎那些話。”

    朱由檢知道這事是躲不過去了,既然徐茗兒這么在意,總是要與她說清楚的,于是他有些嚴肅的與徐茗兒道:“茗兒,你想必能夠理解,在那種情況下我為了讓你活下來不得已說了些謊話來安慰你,那些話不過是權宜之計,萬萬不要放在心上,你還小,還不是考慮這些事情的時候。”

    徐茗兒見之前朱由檢就一直在推脫,此時說的這些話倒也在她的意料之中,她并沒有如何的傷懷,因為在廢墟底下的時候那些以命相救,溫柔相待的感覺是不會錯的。

    徐茗兒溫柔的看著朱由檢的眼睛道:“朱大哥,你也看著我真誠的眼睛,你之前與我說的你快三十歲了,那話可是真的?”

    朱由檢曬然一笑道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大明輔君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小說書庫只為原作者豆豆守望者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豆豆守望者并收藏大明輔君最新章節

广西快3遗漏值统计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