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庫 www.ccfssu.live,最快更新大明輔君最新章節!

    另外那人心里的恐慌比果賴更甚,聽聞果賴的話,他深有同感,果賴說完,那人連忙點了點頭,二人此時一刻都不想在這里多呆,急忙朝著外面而去。

    出了山門,下了石階,果賴二人混入人流,這時雖然身旁人潮擁擠,但好似心頭的壓迫之感要比在廟里的時候好了許多。

    二人也顧不上查看廟街兩旁的情況,只顧著埋頭往前走,想著,盡量離那座廟遠一點,再遠一點。

    果賴與那另外一名女真人正埋頭努力穿過人潮往前走,忽然聽聞旁邊有人說道:“兩位施主,貧道觀二位印堂發黑,目光無神,元神渙散,近日將有血光之災啊,兩位施主最近是不是諸事不順?來來來,且來貧道這里占上一卦,以貧道的功力定可幫二位消災解難、逢兇化吉、除惡避禍、體健神清。”

    果賴二人抬頭往那說話的地方看去,卻見一個中年道士在笑著朝他們招手。

    這二人既然來了廟會,自然是知道這廟會的碧霞元君娘娘是道門中人,而之前發生在娘娘廟里的似真似幻事情,讓他們對這些神啊佛啊之類的話語不再覺得全是妄誕之語。再加上他們這幾日諸事確實不順,因此這二人也把那道士看作了得道高人。

    果賴二人一時也沒什么急事,便向著那道士走去。

    這道士左手邊放著個一個算命幡斜靠在一個樹上,幡上書有四個大字“扶鸞起乩”,道士身前擺著個沙盤,旁邊不遠處還坐著個老道士在那里閉目養神。

    來到那中年道士的算命攤前,果賴尚未說話,另外一人急忙開口問道:“道長所言甚是,我們近幾日確實諸事不順,不知道長我們該如何化解?”

    那中年道士打量了二人幾眼,然后道:“這個化解倒是不難,只是天機不可輕易泄露,但上天有好生之德,貧道也不能看著兩位施主面臨血光而不相救。這樣吧,貧道平日里為人起乩都是五十兩銀子一位,今日我就只收兩位每人二十兩銀子好了,就當貧道結個善緣。”

    這中年道士不是別人,正是原來海碗居里起乩順帶說書的道士洪星河。

    果賴因為在廟里被那神像弄得有些有些恍惚,所以開始一聽洪星河的話本能的就信了,只是來到這卦攤上再聽,算是瞧出來了一些貓膩,他見旁邊那名手下已經準備掏銀子了,果賴先按住了那人的手,然后對著中年道士道:“不知道長道號?”

    洪星河拿出一副仙風道骨的樣子道:“貧道洪星河。”

    果賴向著洪星河問道:“今晚夜色不錯,不知道長離得這么遠,是如何在這夜色里看出我們二人印堂發黑的?”

    “這,這……”,洪星河倒是把這茬給忘了,不過好歹他也算是久經沙場,馬上說道:“這對貧道來說有何難?貧道這一手扶鸞起乩的本事請的就是紫姑,一雙天眼早就開了,這么一點東西若是都看不出來,貧道還如何敢言為人消災解難?”

    另外一人有些頗為不解的看了看果賴,一開始這位果賴副都統明明很有興趣,為何突然轉變

    的這么快。

    果賴又開口說道:“既如此,還請道長先看看我等從何而來,若是說得準了,我二人不僅請道長為我們扶乩消災,還會另外奉上一筆銀子作為酬謝,不知道長意下如何?”

    洪星河仔細看了看這二人,卻也沒什么特別之處,除了二人身上背著的東西頗有些怪異。

    “二位施主容貧道靠近些為二位施主看看面相。”,說著洪星河繞過面前的沙盤走近了二人。

    他先是朝著果賴仔細看了看,然后圍著另外一人轉了一圈,這二人頭戴瓜皮帽,腦袋后面雖然垂的是與眾人一致無二的辮子,但那辮子下面仍然可以看到一小撮金錢鼠尾,他對著二人道:“二位自東北方向而來,不知貧道說的可對?”

    聽聞道士洪星河的話,二人心下一驚,這道士竟是真有些本事,只是若是身份暴露開來,這二人就是縱然無禍也要引來大禍了。

    果賴只是稍一震驚便恢復了過來,然后強裝鎮定對洪星河道:“道長的本事看來稀松平常的很,我二人并非自東北方向而來,我們乃是自兩廣人士,既然道長看不出,我們便不打擾道長的生意了,告辭。”

    此時果賴已顧不得什么印堂發黑、血光之災了,只想早些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這二人一看就是出手闊綽的主,洪星河自然不想如此輕易放棄,一開始他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大明輔君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小說書庫只為原作者豆豆守望者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豆豆守望者并收藏大明輔君最新章節

广西快3遗漏值统计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