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庫 www.ccfssu.live,最快更新大明輔君最新章節!

    聽了王院使的話,眾人一時有些難以理解,既然傷情都穩定住了,為什么結果還會不理想?

    王院使滿臉疲憊的掏出一兩張藥方道:“我們已經幫英國公和小公爺包好了傷口,你們只需按這方子上面寫的抓藥就好,一張方子是用來外敷的,隔一日換一次藥,另外一張是要熬了給他們喝的。至于里面二人,就讓他們好好養著吧,小公爺只是失血過多,過不了多久就可以醒過來,過了七日便可下床了。至于英國公,唉……英國公的傷切記一個月之內不可起身,就算喂藥也要躺著喂,至于以后,恐怕是再也站不起來了。”

    “這……”,成國公朱純臣聽了王院使的話心里一陣愧疚,不知該說什么是好,文人提不動筆,武人拿不動刀,這是最令人遺憾的事,也許他沒睡那一覺,或許英國公不至于重傷至此。

    “還是要多謝三位太醫不辭辛勞。”,朱純臣朝著王院使和另外兩位太醫拱手道,說完他從袖中掏出三張一百兩的銀票遞給了王院使。

    王院使也不客氣,將三張銀票接下了,醫者雖說濟世為懷,治病救人為醫者本分,但在這京城的達官顯貴之中,一些診費你若不收,反倒是得罪人的事情,在那些人眼中,出些銀子總比欠下人情要輕的多。

    收了銀子,三位太醫便告辭離開,成國公派人將三位太醫送回了太醫院。

    知道了結果,那些前來探望的人也就散了,屋子里只留下了英國公府里幾位照顧傷者的下人。

    管事張忠派人照著方子抓了藥,他卻是一步也不敢離開,待英國公被刺殺的消息一旦在京城傳開,那些前來探望的人怕是會一波接著一波。

    前去英國公府探望的朱由檢和駱養性也一道回了朱府。

    回府的路上,駱養性不解的問朱由檢道:“五哥,你說到底是什么人這么大膽子竟敢在京城明目張膽的行刺堂堂國公?”

    朱由檢道:“聽成國公說那幾人不像是大明的人,雖然他們穿的是大明的衣服,說的是大明的官話,但看他們的身手套路卻更像是女真人,而且那六人里面有兩個是滿臉的絡腮胡子,我們大明的人是很少會蓄絡腮胡子的。”

    駱養性道:“金人派來京城的細作不是上次被錦衣衛抓的差不多了嗎?怎么還會有?莫非逃掉的那幾人竟然沒走還留在京城之中?如果真如你說的那樣是女真人干的,那倒是說得過去。如果能除掉英國公對女真人來說就少了一個心腹大患。”

    朱由檢抓了抓腦袋道:“細作死了一個可以再派一個,抓了一批可以再來一批,只要他們想派細作,哪是能夠一個不留的全部清理干凈的。至于到底是不是女真人干的,等順天府領走了那些尸體,回去仔細查一查差不多就能知道了。可是有一點我想不通,如果真是女真人干的,英國公已經去職了,基本上算是對他們沒什么威脅了,為什么他們還要冒這么大風險去刺殺英國公?”

    這問題朱由檢想不明白駱

    養性就更想不明白了,不過他靈光一閃,似乎想到了另外一個可能,駱養性不確定的說道:“五哥你說會不會是女真人本來想刺殺的是成國公,而他們三個一起回家的時候英國公和子瑜剛好遭了池魚之殃。反倒最后英國公父子二人掩護成國公逃脫了,而他們卻把自己陷了進去。”

    朱由檢點了點頭道:“這倒是也不無可能。”

    二人說這話很快就回到了府里。

    剛入了府門,朱由檢就見錦繡迎了上來,錦繡一來到朱由檢身邊便道:“五爺,吶隔壁的徐小姐又給您送帖子來了,而去這次還是徐府的徐小公子親自送來的,而且那徐小公子還說了,五爺您再不去他們就要上門來與您討教詩詞歌賦了,還說徐大人與你許久未見也甚是想念你。”

    朱由檢笑著道:“這倒是新鮮了,前幾日京營演武的時候我與徐大人才見過,怎么就許久未見了?何況那日我見了徐大人他也沒和我說什么話。你就再去幫我回絕了吧。”

    錦繡道:“我的公子,你都拒絕人家三回了,就算是男子都受不了,更何況一個女孩子家,連我都有些于心不忍了。”

    朱由檢不解的看了錦繡一眼道:“你不是收了人家什么好處了吧?怎么突然替她說氣話來了?”

    錦繡道:“人家只是替那徐小姐抱不平而已,誰會收她什么好處,我在公子這里吃喝不愁,還需要什么好處,若那徐小姐真的用好處收買我我反倒是看不上她了,又怎么會幫她說話。”

    一旁的駱養性道: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大明輔君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小說書庫只為原作者豆豆守望者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豆豆守望者并收藏大明輔君最新章節

广西快3遗漏值统计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