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庫 www.ccfssu.live,最快更新大明輔君最新章節!

    方安回到方從哲的房中,伺候方從哲喝完了藥,道:“老爺,火銃和火藥都已經給那幾人準備好了,少爺的遺骸已經放了多日,今日老奴便去把少爺安葬了吧?”

    方從哲再次聽到“遺骸”二字便是一片沉默,過了好一會才低聲道:“世鴻幼時喜歡在后院的曝書亭讀書,還時常在那里的假山玩耍,我與他母親也經常陪他在旁邊的荷塘觀魚,只是不知何時,世鴻就變得不愛讀書了,大了以后更是越發的放縱,若是我能好好管教他,也不至于到現在這地步。”

    方安道:“老爺,您那時還沒入閣,公務不似現在這么繁忙,多有時間陪伴夫人、少爺,后來您入了閣與少爺見的就少了,老奴看著少爺長大,從夫人去世之后,少爺的心性就變了,那時正值葉閣老去國還鄉,老爺一人維持內閣終日不回府里,少爺也就越發的沉默寡言了,后來有一次少爺在老爺書房外偶然聽見老爺與劉參將的談話,自那以后少爺便成了一副紈绔的樣子。”

    聽了方安的話,方從哲眼里閃過一絲怒色,只是他低著頭方安并沒有看到,然后方從哲抬起頭看著方安道:“你是說世鴻變成這個樣子皆是因為我勾結女真人而起的?你現在依然覺得老夫勾結女真人為世鴻報仇有錯?”

    方安聞言低著頭道:“老爺息怒,老奴不敢,只是冤冤相報何時了,咱們府上再也經不起變故了。”

    方從哲也不想再與方安多說這事,無論他怎么想,至少方從哲知道方安的秉性,起碼不會背叛于他,于是方從哲揮了揮手道:“你先去吧,把世鴻安葬在他母親旁邊。”

    “是。”

    出了方從哲的屋,方安抱上方世鴻的遺骸叫了幾個家丁便把方世鴻葬了,葬好了方世鴻,方安便拿著一壺酒坐在方世鴻的碑前,看著那滿園生機盎然的春色與眼前的枯冢,自斟自飲。

    第二日的清晨,一個被方安派去京營門口盯著的家丁在方世鴻的墓旁找到了躺在墳包上的方安,此時方安手里還握著個空空如也的酒壺,見方安一副睡眼惺忪的樣子,那家丁道:“管事,您這是喝了一夜的酒?”

    方安站起了身丟掉手里的空酒壺道:“可是京營有消息了?”

    那家丁道:“正是,而且是那父子二人一同出的京營。”

    方安聞言道:“兩個人?那倒是省事了。”

    那家丁道:“方管事誤會了,雖然是父子二人同時出了京營不假,但卻不是兩個人,而是至少二十人以上。我看連同那新上人的成國公和三大營的幾個副將都在一起。”

    方安略微思索了一下道:“二十多人?那這事還有些麻煩,好了,我知道了,你先回去讓其他人都撤了吧。”

    待那盯梢的家丁離開后,方安回了房略作收拾,然后帶上六套早已備好的衣服往東廂閣樓而去。

    對了口號上了樓,方安將衣服放下對那副都統果賴道:“張家父子二人出營了,此時正在回城的路上,只是這次同行的有二十多人,剩下的事情就交給你們了。”

    果賴拿起新衣遞給其他幾人,然后對方安說道:“方管事好像對我們幾個不太待見?”

    方安道:“在下不過是個下人,與幾位并無瓜葛,一切都是聽我家老爺吩咐做事,只要幾位能把與我家老爺說過的事辦成,我一個下人的態度又有什么所謂?”

    果賴笑了笑,道:“多謝方管事的新衣。”

    方安點了點頭沒有再多說,轉身下樓離開了。

    待方安走后,閣樓上六個女真人換好了衣服,方安怕六人一樣的裝束太過醒目,特意挑了六件不同款式的衣服,雖然款式不同,但顏色都是青色或玄色。

    果賴對著其他幾人說了幾句,然后便獨自下了樓離開了屋子。

    城東,此時路上行人稀少,一身青衣的果賴騎著一頭劣馬慢慢悠悠的行到了齊化門,齊化門邊上擺了幾個茶攤,果賴將馬匹綁在一處茶攤

    的草棚子上,然后坐到了茶桌前,他將手里那把刀鞘上鑲著寶石的寶刀放在茶桌上朝著小二喊了一句,“伙計,來壺好茶。”

    “來嘍。”那伙計拿了個茶碗放在果賴面前,提了壺茶給他倒了一碗,然后便將茶壺放在了桌上。

    此時茶攤上沒什么生意,只有果賴這么一個客人,于是那伙計便隨口問道:“客官這是要出城吧?現在這世道不太平,聽說韃子前幾日又開始打仗搶東西了,客官可一定要當心,我表兄在營里當差,聽他說那韃子最喜歡搶東西,不僅糧食金銀要搶,連人都不放過。咱們大明的人一旦被韃子抓了過去,那就是當牛做馬的命了。”

    聽這茶攤的伙計叫金人作韃子,雖然果賴不至于與一個小伙計計較,但心里總是有些不舒服,于是他對那伙計道:“你說的不錯,那韃子確實壞的很,我還聽說過在韃子攻下撫順的時候,有一個茶攤的伙計……”,果賴說著伸手指了指那伙計道:“對,就和你差不多,,一樣的茶攤伙計,就因為那茶攤伙計多說了幾句話,被那韃子在破城之后拔了舌頭,然后死了尸首都被扔去喂了狗。”

    那伙計沒聽出果賴指桑罵槐的意思,仍舊說道:“這韃子果然兇殘,還好咱這小攤在京師,要是在遼東那片說不定還這你又可能被拔了舌頭喂狗,南來北往的客商旅人,走累了都喜歡在咱這茶攤歇歇腳,所以就養成了話多的毛病,這全天下的茶攤就沒有不多話的。”

    聽這茶攤伙計如此一說,果賴也沒了脾氣,索性不再去招惹那伙計,免得無意間再被言語誤傷,干脆閉口不言一邊喝著茶一邊盯著城門的入口。

    約莫喝了半壺茶的時間,果賴便看到了一群人騎在馬上入了城,那領頭的正是英國公張維賢和成國公朱純臣。

    待一群人騎著馬緩緩行遠了之后,果賴掏出幾枚銅錢丟在茶桌上,然后拿起寶刀解了韁繩,上馬跟著英國公一群人遠遠的綴在后面。

    跟了許久,這一群人并非朝著英國公府而去,而是在長安街上最大的酒樓回鶴樓前停下了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大明輔君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小說書庫只為原作者豆豆守望者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豆豆守望者并收藏大明輔君最新章節

广西快3遗漏值统计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