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庫 www.ccfssu.live,最快更新大明輔君最新章節!

    見這推官在這種時候還賣起了關子,方安催促問道:“第二種可能是什么?”

    那推官擺了個自認為很有型的姿勢道:“真相只有一個……”(此處突然想賣個萌,出戲勿怪!)

    推官接著說道:“那就是你們家少爺與那人換了衣服自己從正門走出去的。”

    一聽推官這話,門房立刻出言反駁道:“不可能,我親眼所見那人走出去的,當時我還和他說了句話。”

    推官問道:“你可是親眼看見那人面容?又是否能確認走的那人不是你家少爺?”

    “這……”

    一見門房那樣子,眾人便知道他并沒有仔細看清來時和去時那人的相貌,推官咄咄逼人的道:“你說你與他說了話,那人可有回答你?”

    門房仔細想了想,道:“那人只是應了一聲,并未回話。”

    推官點了點頭接著道:“這就對了,依你所言,那人來時便舉止怪異,雖然許多文人有搖扇的習慣,但卻沒聽說過哪個文人會把扇子搖到臉上的,這分明就是那人來時就計劃好了的,為的是讓你們家少爺出去的時候也可以用扇子遮住臉面不讓你看見,臨出門時你問話,從那人只是應一聲并未答話就可看出,出門的人與來時那人已經不是同一人了,而你后來到這里看到的才是真正的與你家少爺換了裝的那個人。”

    方安聽了這個推官的推理問道:“照你這么說少爺是自己出去的?這些日子少爺心里也是擔驚受怕的,因為上次的妓~女墜馬一案,少爺一直擔心出門會有人加害于他,這次為什么會突然想出去呢?而且這些時日少爺一直未見過外人,那人又是怎么與少爺謀劃的此事?”

    推官緩緩的搖了搖頭道:“這個問題我就無法回答你了,因為可能性太多了。有可能是你們府上的人幫助你們少爺與外人聯系,也有可能是通過別的什么方式,甚至也有可能是那人早就謀劃好了故意引誘你們家少爺出去的,這種可能也是最壞的可能,如果你們家少爺是被人引誘出去的話,那么那人必有所圖,要么圖財,要么圖命,而這房中這么多值錢的東西那人卻分毫未動,那么圖錢就可以排除,如此一來必然就是圖命了,至于那人是用什么方法引誘的你們家少爺我就不得而知了。”

    方安聞言心下駭然,雖然他也覺得這推官說的有些道理,不過他還是嘴硬的道:“你不要危言聳聽,這一切不過是你猜測而已。而且按你的說法,那人后來又是怎么離開的?”

    推官自信的道:“前門不行,后門也不行,那就只能從墻頭出去了。這一點很好驗證,甚至都不用我去找,方管事在方府多年應該對府上很熟悉吧?”

    “我自幼跟在老爺身邊,從老爺來到京城我們就住在這里,自然對這里很熟悉。”

    推官聽到方管事肯定的回答后繼續說道:“既然如此那就請方管事從這間屋子出門,然后挑一挑人最少,

    又隱秘的道往墻邊走。”

    聽了這話眾人基本明白這推官的意思了,方安也沒有拒絕,按照這推官的意思出了門往右拐,走出門口的檐廊然后沿著一條小道往墻邊走去。

    方安果然對方府熟悉異常,眾人跟著他后面一路走,直到來到墻邊上這一路下來也不過就遇見一個下人,而且這一路上山石樹木頗多,即使遇見了人隨便找個地方一藏也不會有人注意。

    方安朝著那推官道:“到了墻邊了,然后呢?”

    “到了這里基本就可以發現那人是從哪里離開的了,雖然這一整面墻那人都可以出去,但人都有惰性心里,有容易的地方上墻就不會挑難的地方,你們看那里。”說著,推官伸出手指著不遠處的一棵樹道:“那棵樹和墻面距離不到二尺,正適合人輔助上墻。因為這一路上多是種了花草樹木,這條路基本都是泥土路,大家可以看看腳上是不是沾了許多泥土?所以方管事你可以去檢查一下那棵樹和對應的墻面,上面肯定會有那人爬墻時留下的泥土粘在上面。”

    方安心想,“難道這人真的這么神?不過是在屋子里轉了幾圈就能推斷出來這么多。”

    想歸想,方安還是依言去看了看那個樹和樹對面的墻壁。

    然而這次他卻沒有在樹上和墻上看到任何的泥土。

    此時方安才不屑的說道:“哼,看來這位大人一切都還是猜的,只可惜這次你卻猜錯了,那棵樹和對面的墻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大明輔君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小說書庫只為原作者豆豆守望者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豆豆守望者并收藏大明輔君最新章節

广西快3遗漏值统计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