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庫 www.ccfssu.live,最快更新大明輔君最新章節!

    朱由檢剛抱怨完,就有人從后面拍了他一下,朱由檢回頭,駱養性上前一步攬著朱由檢的肩頭道:“我一直以為五哥是我們風月中人的翹楚,只是今晚這一幕,唉,沒想到啊沒想到,你這風月翹楚竟還沒我看的清楚。”

    朱由檢看著突然出現的駱養性道:“你從哪冒出來的?我原來只知道你喜歡偷窺,什么時候又養成偷聽的癖好了?沒聽說過非禮勿視,非禮勿聽嗎?”

    駱養性松開朱由檢的肩膀,撇了撇嘴道:“若不是看不下去了,誰愿意在這看你們打情罵俏的?我這是來指點指點你這迷途的羔羊。”

    “哦?愿聞高見。”,朱由檢裝模作樣的拱了拱手道。

    “還說什么女人心海底針,也就是你沒看明白罷了,這事情的起因分明是女兒家拈酸吃醋,沒見錦繡姑娘拿著那徐家小姐徐茗兒的帖子躊躇不前嗎?那是在猶豫,想著要不要送給你呢。送吧,又怕你和徐小姐發生點什么,不送吧又失了禮數,換作你是送還是不送呢?”,駱養性看著朱由檢問道。

    朱由檢想了半天才道:“這個嘛?換作是我也確實讓我挺為難的,不過我們大明男人三妻四妾不是很正常嗎?何況還是我這么個英俊瀟灑、風流倜儻、年少又有為的翩翩公子?若是讓我一夫一妻,不知要害多少女子傷心欲絕。”

    駱養性見朱由檢夸起自己來毫不謙虛,不由得豎了個大拇指道:“五哥你不僅覺悟高,臉皮還厚,怪不得這么受小姑娘喜歡。”

    朱由檢不屑的道:“小爺受歡迎與你說的那些原因無關,全是仰仗小爺出類拔萃的相貌和才華,還有什么高見趕緊說,小爺這些顯而易見的優點就不用你多加贅述了。”

    駱養性背著雙手像個教書先生一般在朱由檢面前來回踱著步子娓娓地道:“這女人啊,都喜歡些形式,你把那些推拉試探一律拋開,挑幾件御泥坊最貴的胭脂水粉,然后悄摸的出現在她跟前,當她回眸看你時,從背后把那些胭脂水粉拿到她眼前,再說幾句情話,咳咳,當然了,能吟詩作賦就更好了,不過我是沒那本事,這樣那些女人就會嬌滴滴的從了你了。”

    朱由檢笑著道:“你說的這些是誰教你拿來哄騙窯子里的姐們兒的吧?正經人家的姑娘誰會收你的胭脂水粉?嗯,不過有一點你說的沒錯,這談情說愛的,是要有一點儀式感。”,朱由檢聽了駱養性的話讓他想起了后世那些各種各樣的花式求婚,女孩子喜歡的不就是浪漫和儀式感嗎?

    一聽朱由檢不以為然,駱養性頓時急了,好不容易有次能在他面前說教的機會,那還能不好好炫耀一下,于是道:“正經人家的女子不喜歡胭脂水粉這些俗套的東西,你換成一些花花草草、詩集畫卷不就好了嗎?”

    朱由檢想了半晌還是搖了搖頭道:“雖然你說的有些道理,不過本公子還是用不到,以本公子的實力都是女孩子倒貼過來,哪里會出現需要本

    公子主動去追求的女子?”

    “嘁,但愿以你的實力以后別再出現這種把人家姑娘惹哭又不知道怎么哄的場面。”駱養性見朱由檢仍然死鴨子嘴硬,說完大手一揮轉身就走,“這幾天訓練可把本少爺累的不輕,回去睡覺了。”

    駱養性也走了,小院的門口只剩朱由檢一人在那里傻愣愣的站著,嘴上說的是一回事,心里卻在琢磨著駱養性的話。

    想了半天也沒個頭緒,在門口又耽擱了許久,夜已微涼,一陣風吹過,雖然裹著個袍子朱由檢還是打了個哆嗦,此時他也沒了逛園子的興致。這耗費許久才出了院門不過兩步,朱由檢搖了搖頭便折身回了屋子,脫了衣裳朝床上躺去。

    白日睡得太多,朱由檢一時難以入眠,索性就睜著眼睛躺在那里想著來到大明后發生的許多事情,這一路用實力碾壓下來確實感覺很爽。前世的時候好玩的東西太多,根本沒有心思去想些別的,現在娛樂匱乏,想用那些眼花繚亂的東西陶冶一下興趣,除了滑板,其他的只能靠想象力去腦補了。

    想著想著朱由檢便沉沉的睡了過去。

    過了一日,從清晨開始,好似整個京城無論達官貴胄還是平民百姓,仿佛都知道有重要事情要發生,所有人好像都是一副忙碌的景象。

    方才過午,只見一頂雙人抬的小轎晃晃悠悠的停在了首輔方大人的門前,一個身著米白色儒衫,胸前繡了一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大明輔君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小說書庫只為原作者豆豆守望者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豆豆守望者并收藏大明輔君最新章節

广西快3遗漏值统计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