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庫 www.ccfssu.live,最快更新大明輔君最新章節!

    張勇的營帳中,聽聞劉成說張之極的炮炸了膛,心里對張之極的安危就是一陣擔憂,但又不好表現出來,只能忍著,好在無甚大礙。

    張勇問道:“石把總和那些士兵怎么樣?有沒有人員傷亡?”

    劉成回道:“稟將軍,石把總無礙,只是士兵有幾個重傷,我已讓石把總帶人將那些士兵送去醫治了。”

    “走,我們一起去看看?”,張勇起身說道。

    “將軍,末將看這天色將要下雨,就讓石把總將兵士們都召回來了,免得傷員再淋了雨加重了傷情,不如我們就在這里等著吧,想來石把總也快到了。”

    張勇有些質疑的看了看劉成,倒是也沒有責怪他,只是重新坐回了椅子上等候。

    不多時石富行就領著幾個狀況還算不錯的士兵和張之極來到了張勇的營帳,“屬下參見將軍。”,

    “參見將軍。”幾名士兵和張之極一起隨著石富行行禮道。

    張勇看著石把總說道:“都起來吧,石把總,這次到底是怎么回事?”

    石富行有些緊張的道:“回將軍,屬下今日出營演練火炮的時候遇到了張校尉……”

    不待石富行說完,張勇開口打斷道:“慢著,出營演練火炮?為何要出營演練,你作為神機營的把總難道不知道火器不得擅自帶離軍營嗎?”

    張勇的質問不在石富行準備好的說辭內,這讓他更為緊張了,竟一時不知該如何作答。

    一見石富行的樣子,劉成就知道要壞,忙接口道:“將軍,此前神機營的火器演練都是在訓練時間內到校場輪流演練,因為過幾日后就是演武考評了,此次演武考評干系重大,所以時間寶貴,靶場又容不下整個神機營同時演練,所以末將特意允許他們出營演練。”

    石富行聽了劉成的說法連忙附和道:“正是,正是。”

    張勇哪是那么容易就被劉成糊弄過去的,冷哼一聲道:“哼,出營演練的事,本將軍先給你記著,你且繼續說下去。”

    石富行接著說道:“是,屬下在營門口恰巧碰到了張校尉,張校尉拉著屬下要學習操炮,屬下推脫不過,又想著張校尉是將軍的親軍校尉,所以屬下一時糊涂就應允了,還請將軍降罪。”

    張勇一拍桌子道:“我的親軍校尉就可以讓你破壞軍規、目無法紀了嗎?若不是沒有士兵陣亡,否則本將軍現在就可以讓人把你拉出去砍了。你接著講,火炮為什么會炸膛?”

    “屬下帶著張校尉和一個隊正的士兵到了演練的地方后,一開始練得很順利,只是中間張校尉卻突然要去查看火炮的目標靶,屬下攔住了一次卻沒能攔住第二次,只得和士兵們繼續演練,待張校尉回來時訓練時間快到了,屬下就命人收了火器回營,但張校尉見還剩一枚炮彈執意要再打一炮,也是因為屬下之前沒有教好,加上張校尉今日第一次練習火炮,操作不熟,許是炮膛內沒有清理好,才導致炸了膛,屬下見情況不對,只來得及護住了張

    校尉,其他人聽到屬下大聲提醒沒來的急跑遠就炸了,才導致有幾人受了些傷。”,按照劉成之前提醒的說完后石富行就站在那里不再說話,等候發落。

    張勇看著張之極問道:“張校尉,石把總說的可是屬實?”

    張之極單膝跪地請罪道:“回將軍,石把總說的句句屬實,一切都是卑職的過錯,與他人無關,卑職甘愿領罰。”

    石富行此時也一同請罪道:“請將軍一同治罪,屬下也甘愿領罰。”

    張勇看了一圈營帳中其他與石富行同來的士兵問道:“其他人等可有見證?”

    其他人一起答道:“卑職皆為親眼見證,把總所言句句屬實。”

    聽到眾人回答張之極對著單膝跪地請罪的二人道:“既如此,石富行罔顧軍規,徇私授炮,致兵士受傷,處二十軍棍,張之極,作為一名傳令校尉,在告假期間私自動用火炮,擾亂神機營日常訓練,且因操作不當致火炮損毀,令同袍受傷,處三十軍棍,來人,拉下去。”

    劉成聽了張勇的處置后出聲道:“將軍……”

    “劉參將可是有話要說?”

    劉成說道:“此事末將也有御下不嚴之責,請將軍責罰,只是如此處罰末將以為不足以形成震懾,石把總與張校尉二人此次雖沒有觸犯十七條禁律五十四斬,但非戰情況下出現如此事故已屬莫大過失,還請將軍三思。”

    聽了劉成的話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大明輔君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小說書庫只為原作者豆豆守望者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豆豆守望者并收藏大明輔君最新章節

广西快3遗漏值统计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