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庫 www.ccfssu.live,最快更新大明輔君最新章節!

    朱由檢說著站起身拉過錦繡剛折好了一支紙船的手,走到荷塘的邊上,然后把錦繡手里的那只紙船輕輕放入水里,“清風無力船無縞,誰還聽她講兒謠,一橫一斜教折紙……”

    朱由檢吟完這三句裝作思索的樣子,錦繡拉著朱由檢的胳膊搖晃著道:“公子,下一句呢?”

    “下一句嘛就是‘一把摟過秀兒腰’哈哈哈哈……”朱由檢念完一把把錦繡攔腰抱起。

    “公子,公子,快放我下來,有人來了,公子別鬧,快放我下來。”錦繡被朱由檢抱起,雖然心里覺得很是喜歡,但是光天化日的還是羞不自禁。

    “哈哈……哪里有人來了?本公子怎么沒看見。”朱由檢依舊抱著錦繡不放。

    “哈哈,五哥好雅興,看來我來的不是時候啊。”這時朱由檢背后傳來駱養性的聲音。

    “原來真的有人來啊。”朱由檢小聲嘀咕一聲然后把錦繡放下,他倒是臉皮很厚不介意,只是怕小姑娘臉皮薄。他轉身白了駱養性一眼道:“知道來的不是時候還過來。”

    “五哥你也算是把見色忘友表達的清新脫俗了,本來我是奔著別院去的,這不是被你的好詩給吸引過來了嗎?‘清風無力船無縞,誰還聽她講兒謠。一橫一斜教折紙,一把摟過秀兒腰。’,真是好詩好詩,五哥果然是我被風月中人的典范啊。”

    一旁的錦繡聽駱養性再把那句“一把摟過秀兒腰”念了一遍,更是羞得面紅耳赤。

    “真是銀者見銀,(因為另外一個yin字被屏蔽只能用這個代替,你們懂就好)賤者見賤啊,我明明念的是‘清風無力船無縞,誰還聽她講兒謠。一橫一斜教折紙,船兒搖到外婆橋。’你怎么就能聽成‘一把摟過秀兒腰’了呢?唉。”朱由檢搖著頭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

    “五哥好才華,我是比不了,你怎么說就怎么來嘍。”見朱由檢轉眼就換了句詩,前一首是吟風弄月調戲小姑娘的,另一首馬上就變成憶童年了,反正駱思恭是沒那本事,又說不過朱由檢,也只能認了。

    朱由檢也不理他,坐回石凳對著錦繡道:“秀兒,咱們不要理會這個沒文化的人,我們繼續玩折紙。”

    駱思恭見朱由檢又開始折紙玩,走上前道:“五哥,我是有事來找……”

    “啊,我突然又有了靈感,還要再吟一首詩,秀兒你想聽嗎?”一聽駱養性有事找他,急忙出聲打斷了。

    “錦繡很喜歡聽公子吟詩。”錦繡回道。

    “那你喜歡公子之前那兩首的哪一首呢?”朱由檢接著問道。

    “只要是公子念的,錦繡都喜歡。”錦繡低著頭不好意思的小聲說道。

    朱由檢拿起桌上折好的一朵杜鵑花繞著石桌信步念道:“臨水閑步落庭階,柳蕪牽風信手裁。折得杜鵑花一朵,玉簪橫向錦繡釵。啊,好詩好詩,老駱你也看到了,我今日很忙,不僅忙著折紙,還要忙著給我們家錦繡念詩,真的是沒時間招待

    你,你就先回去吧,有什么事日后再說。”

    “五哥,我今日其實沒什么重要的事,只是……”

    朱由檢再次打斷駱養性說道:“沒事就好,沒事就好,瞧你穿著這一身花花綠綠的衣服,沒事趕緊回去把衣服換了吧,看著這身皮我渾身不自在。”

    見朱由檢話總是不讓他說完,駱養性就急了,“我以后就住在這里不走了。”

    朱由檢見駱養性那一副無賴的樣子,也是拿他沒辦法,白了他一眼說道:“怎么著?賴上我了是吧。那好吧,你就賴著吧,反正才贏了幾千萬兩,五哥養得起你,秀兒,公子繼續給你念詩。”

    “五哥你就消停一會吧,我知道你文采好。”見朱由檢又要說話,駱養性急忙喝道:“閉嘴,這次讓我說完,我這次是給你送一個總旗的人馬過來護院的,人正都在外面候著呢。”

    “哎呦老駱,你怎么不早說?”一聽是給送人來的,朱由檢立馬改了口風,“瞧把我們客人給怠慢的,秀兒啊,去把我去年藏得新茶拿來給老駱泡上。”

    錦繡一聽朱由檢又開始胡說八道了,忙掩嘴笑著去取茶了。

    一見朱由檢改了態度,駱養性立馬客氣的道:“五哥何必這么客氣,不用什么新茶,差不多的就好。”

    聽了駱養性的話,朱由檢一陣錯愕,然后拍了拍駱養性的肩膀問道:“老駱,就你這思維方式是怎么把四海莊園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大明輔君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小說書庫只為原作者豆豆守望者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豆豆守望者并收藏大明輔君最新章節

广西快3遗漏值统计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