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庫 www.ccfssu.live,最快更新大明輔君最新章節!

    直到那二人走遠了,見再沒什么消息,裘飛悄悄從那一堆火器里退回到林中,只是想再從密道中回去是不可能了,不僅因為走密道的風險很大,而且有兩人回了密道口把守。

    這里因為不熟,他也不知該往哪兒方向走,只能憑借經驗,看哪里樹木比較稀疏就往哪走了,差不多找了兩個時辰裘飛才走出了樹林并且一路留了記號,說是走出,實際也不過是上了林子外的一條小道,,這條道不過五尺寬,已經是離女真人屯放火器最近的一條道了,想來女真人是想借這條小道來運送火器,管道肯定是能避開就避開了。

    天已半明,裘飛借著日出的方向辨別了京城的方向,在天色大亮前趕回了暗衛藏身的地方。

    裘飛將探查到的消息說與眾人,但是否現在就出動錦衣衛收繳了藏在林中的火器幾人都拿不定主意,因為他們都了解還有部分火器沒有運到,若是提前行動必然打草驚蛇,京營中勾結女真之人還是無從找出,但若是現在按兵不動,又怕疏忽導致這一批火器提前運出。

    于是幾人商議將消息報與駱思恭,由他做出決斷。

    自萬歷皇帝重病以來,駱思恭變的謹慎了許多,做起事來也有些束手束腳,是否現在緝拿女真人對他來說并不算難的決議,他卻不再有決斷的底氣,只是將事情的消息報與了朱由檢。

    自那日離開乾清宮,朱常洛便放開了手腳開始張羅朝政,除了補缺、稅改、軍備外還有諸多事宜,時不時的就會叫朱由檢去太子府問話,這幾日正是被詢問到缺員問題。

    朱由檢出宮時日尚短,自然對官員不夠熟悉,而朱常洛問的問題多是一些之乎者也的策論之類的問題,朱由檢自然答不上來,而且對官員的任免也說不上來什么有用的對策,總是惹得朱常洛一陣嘆息,看來外界傳言多有不實。

    “父王,徐光啟此人乃是大才,可堪大任。”對于其他人朱由檢未做評論,只是說了一個徐光啟。

    “徐光啟此人在吏部并無什么政績,而且方首輔特意提過,此人不思政務,癡迷于農事,且與番邦往來甚密,不宜重用。”朱常洛搖了搖頭說道。

    朱由檢見父親的樣子急道:“我大明今日之困局何在?不過是天災人禍,百姓食不果腹,不思農事,何以解百姓之急?而且方從哲此人,于政務,百官廢弛,結黨營私,于軍務,致薩爾滸之敗,如何還能重用?他的話怎能再信?”

    “小五,為君之道在于隱忍,講究權衡之術,此時百廢待興,雖說方從哲多有弊病,但此時處置了他如何穩定政局?何況朝中百官多與他往來甚密,如今豈是說處置就能處置了的。如果為父不知隱忍,又如何能熬的到今日?小不忍則亂大謀。”朱常洛還是耐心的與朱由檢解釋道。

    朱由檢說道:“父王,為君之道小五不懂,只知道民心不可欺,人心之所向,才是大勢所趨。”

    “何為大勢所趨?如今朝中為父才是大勢,若是因一時之痛快罷免了方從哲,誰人還可以擔此重任?豈能因小而失大?”起初朱常洛覺得這小五年紀尚小,許多事不明白情有可原,但此時卻不聽教誨,反而出口辯駁,這讓他有些不快,說話的與其也嚴厲了一些。

    朱由檢接著道:“父王,如此一來豈不是有所不公?不說別人,方首輔之子涉事的案子就與英國公有關,此時若是對方首輔無任何懲戒豈不是讓英國公心寒。”

    聽了朱由檢的話,朱常洛心里很是不虞,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朱由檢這說法已經有些超了綱常了,他一拍桌案道:“放肆,為父叫你來本是想考校你一番,著實是讓為父失望,為父知道你與張之極有些交情,但國事私事豈可混為一談公私不分?君臣父子,雷霆雨露皆是恩澤,為臣子者豈能因一事而心存不滿?小五怎會有這種心思?”

    “兒子莽撞。”

    朱常洛不耐的揮揮手道:“好了,你且回去吧。”

    “兒子告退。”朱由檢行禮躬身告退。

    朱由檢離開了太子府,一路上心里悶悶不樂,十一二歲,不過是才讀《論語》的年紀,對于他來說許多事確實不是他能參與的,只是作為一國之儲君,卻容忍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藏污納垢,這讓朱由檢對自己老爹著實有些不服。

    方回到府中,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大明輔君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小說書庫只為原作者豆豆守望者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豆豆守望者并收藏大明輔君最新章節

广西快3遗漏值统计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