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庫 www.ccfssu.live,最快更新大明輔君最新章節!

    接近年關,臘月的北京城連著下了幾場大雪,朱由檢得了皇帝的令牌卻沒有再出宮過,外面天寒地凍的確實少了許多玩樂的興致。房內燒著地龍,朱由檢懷里揣著暖爐,手里拿著本《農書草稿》在讀,一片暖洋洋的景象。

    最近閑來無事時,五殿下便在房中焚一爐香,泡一壺茶,讀些雜書,這本《農書草稿》是河南道御史徐光啟早些年作的書,朱由檢花了好些功夫方才找到。因為古文功底有些差,這本書朱由檢讀起來頗有些吃力,即使如此,他依然讀的津津有味,如此消磨了幾日瑣碎時光。

    過了元宵,內務府開始張羅皇長孫選秀女的事情,萬歷皇帝交代給了司禮監王安,不過這事本就是鄭貴妃的主意,于是便讓心腹內務府太監崔文升接手了過來。

    雖說是給皇長孫選秀女,但選秀的過程著實沒有皇長孫什么事情,內務府忙碌開了,基本上所有人都把精力放在了選秀女上。

    朱由檢拿起書是君子,放下書就是無賴,在房中憋了一個多月是該出去禍害禍害了。

    得了朱由檢的通知,次日一早就見兩個穿著太監服的在五殿下門口鬼鬼祟祟的朝里張望,一個是朱由校,另一個是他的貼身太監趙全。因為傳話的人只說五殿下準備帶二人出宮,卻沒說有令牌可以大搖大擺的走出去,按常識來講是要裝扮一番偷偷摸摸混出去的,于是二人好好做了一番準備。

    得了宮人的通稟,朱由檢看到前頭俊俏的太監怪異的模樣不禁想笑,若不是穿著太監衣服多有不便,他還真不介意就這樣帶著朱由校出去溜達。這次可沒有李進忠宮外安排的接應,本來朱由檢是想帶著李進忠一起出去的,只是因為選秀女的事情尚宮局負責的事務很多,李進忠實在脫不開身,只能作罷。

    朱由檢讓人取了兩套衣服給朱由校、趙全二人換上。這次朱由檢只是帶了高勝、高寒二人,而朱由校只帶了趙全。有了令牌,幾人終于可以大搖大擺的走午門出宮了,有誰不服就亮牌,呼啦啦有幾個跪幾個,比帶著萬歲爺本人都好使,看的朱由校一陣羨慕。

    出了護城河,趙全去找了輛馬車,高勝、高寒二人騎馬,朱由檢招呼一聲再奔琉璃巷而去。并不是說朱由檢還有些什么東西想買,而是上次的懷表送給了萬歷皇帝自己需要再去補一塊。

    這次不用跟著水車走,又有馬車代步,只用了一刻鐘不到就已經可以看到琉璃巷的牌樓了。朱由檢特意又交代了幾人一遍在這里稱呼朱由校為大爺,稱呼他為五爺,不可暴露了身份。

    此時時辰正好,最是琉璃巷熱鬧的時候,朱由檢已經來過一次,而朱由校還是第一次見到這個場面一時興奮的手舞足蹈。

    馬車過了牌樓就行不動了,只得在外面候著,幾人順著人流往里走去。快到鐘表店時遠遠的就看到了那個門口招呼客人的佛郎機小妞,朱由校還是第一次見到黃頭發藍眼睛的外國人很是好奇,而且看起來這小妞還挺漂亮。

    “小五,佛郎機人見面通常怎么打招呼你知道嗎?”明明那個招呼客人的佛郎機人用的是大明話,而因為第一次看到外國美女有些興奮的朱由校居然沒注意到還想用外語去打招呼。

    雖然朱由檢前世是北大高材生,但也沒學過葡萄牙語,不過英語作為國際通用語言理論上這個葡萄牙人應該聽得懂。

    “佛郎機人見面通常問‘你吃了嗎?’用他們的話叫做‘達令,愛老虎油!’”朱由檢一臉猥瑣的回答道。

    因為鐘表店的生意不好,所以這個佛郎機美女對這位曾經在她們店里一次買了兩塊最高檔懷表并且會說不列顛語言的小公子印象頗深,這次看這位小公子又帶了幾個人來就知道生意上門了,于是熱情的招呼道“幾位爺里面請。”

    “達令,愛老虎油。”朱由校也熱情的打招呼。

    從這些佛郎機人來到大明以來,所見到的人無不是含蓄矜持,上來就這么直接的還真是第一次見,自由奔放的佛郎機美女反而都有些不適應。偷眼多打量了幾下這位直接的紳士,樣貌有些英俊,衣著華麗,舉止優雅,應該屬于年少多金類型的,于是羞澀的回答道“愛老虎油兔。”說完就掩面跑進了店里,看來這佛郎機小妞受大明的大家閨秀影響頗深,都學會掩面害羞了。

    第一次來鐘表店時朱由檢就已經了解到了這個佛郎機女

    人叫卡塔琳娜,是城南天主教會傳教士費爾南德的女兒,到大明已經近十年了,致力于在大明傳播西方天文歷法和西方哲學,平時就在琉璃巷開鐘表店,每到五道口的文會卡塔琳娜基本上都會參加,雖然大明士子對她的什么邏輯學和地球是圓的一些理論難以接受,但依然對這位外國美女參與文會十分歡迎,并經常在她面前吟詩作對,卡塔琳娜還有一個十分接地氣的中文名字叫劉繼芬。

    朱由檢幾人隨意的看著各種款式的鐘表,只有朱由校進了店之后被那個佛郎機小妞拉著胳膊介紹這介紹那的。

    朱由校在宮里十六年來除了伺候他更衣洗漱的宮女外還沒有哪個女人與他這么親密過,宮女伺候他時也從不敢逾矩,哪里像這樣貼得這么近,一股旖旎的感覺自朱由校心底油然而生,越是如此朱由校越是不敢亂動,身體都感覺有些僵硬,有點像提線木偶一樣被牽引著,感覺就好像——初哥第一次逛青樓。

    朱由檢也發現了皇兄的異常,沒想到自己和皇兄開的一個小玩笑反倒是可能成了一段佳話,十六歲還這么單純,即使作為一個木匠也是有點難為皇兄了。

    “卡塔琳娜小姐,我需要這款懷表。”朱由檢為朱由校解圍道。

    “好的先生,五兩銀子,看在您第二次買我懷表的份上,我更希望您叫我劉繼芬或者繼芬。”熱情的佛郎機女掌柜終于放開了朱由校,認真談起了生意,朱由校如蒙大赦。

    朱由檢付了銀子收好懷表和卡塔琳娜隨意攀談了幾句就準備離開。

    朱由校多看了卡塔琳娜幾眼然后跟著朱由檢轉身離開,他有些害怕卡塔琳娜的熱情又對這個第一次見就這么親密的女人有些不舍。

    卡塔琳娜見那位和她說了“愛老虎油”的先生竟連個告別都沒有就要走了,心里有些失望的問道“不知幾位先生打算去往何處?”

    “沒有什么目的地,不過之前聽聞云龍山的青云觀有位藍神仙,正好今日無事想去拜訪一下。”朱由檢也才是第二次出宮,沒什么特別想去的地方,想起上次出宮時道士洪星河留的卦,就想趁著今日去青云觀找藍道行解了。

&n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大明輔君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小說書庫只為原作者豆豆守望者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豆豆守望者并收藏大明輔君最新章節

广西快3遗漏值统计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