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庫 www.ccfssu.live,最快更新陸少有點妻管嚴最新章節!

然聽過了,就不必驚訝,我確實是那樣的人。”

    看到她滿臉無所謂地說出這番話,陸彥廷更加不悅。

    他冷笑了一聲,“所以我剛剛是打擾了你的好事。”

    “不,我還是很感謝陸先生帶我出來的。”藍溪笑著說,“條件沒談妥,我就這么被他睡了多吃虧。”

    藍溪說完這句之后,陸彥廷很長時間沒有說話。

    過了約莫三分鐘,他冷硬地開口:“下去。”

    “好,那陸先生開車回家小心。”藍溪微微頷首,聽話地下了車。

    陸彥廷坐在后座上,看著藍溪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過了一會兒,陸彥廷拿出手機,撥通了助理潘楊的電話。

    潘楊接電話的速度很快,接起來之后,儼然是隨時待命的姿態:“陸總,有什么事需要我辦嗎?”

    “去查一下藍家。”陸彥廷原本是想說藍溪的,稍作思考之后,還是改成了藍家。

    他之前聽過一些藍家的事情,但是并沒有很深入的了解過。

    “好的,我現在去查,陸總你大概什么時候要結果?”潘楊問。

    陸彥廷動了動嘴唇:“越快越好。”

    “沒問題,我查到了第一時間給您!”潘楊答應得干脆。

    **

    藍溪從海天一色打車回到別院之后,才發現別院外面的鐵門已經被換了鎖。

    她拿著鑰匙擺弄了半天都沒能將門打開,最后還觸動了報警器,響起了警報聲。

    藍溪站在門前,聽著刺耳的警報聲,恨恨地咬了咬牙。

    她踩著高跟鞋快步走到外面,伸手攔了一輛出租車,報上了藍家的地址。

    這邊離藍家并不算遠,二十分鐘足矣。

    ……

    藍溪氣勢洶洶地推門走進去,藍芷新看到她回來,柔柔地喊了一聲“姐”。

    藍溪沒空搭理她,她甚至連拖鞋都沒換,直接踩著高跟鞋到了樓上。

    書房里,藍仲正正在聽下屬的電話匯報,突然被人砸了門,他不由得皺眉。

    看到藍溪之后,藍仲正對著電話那邊說了一句“暫時先這樣”,之后就把電話掐斷了。

    “進門之前敲門這點兒教養你都沒有了?你在外面這樣,我們藍家的臉都要被你丟盡了!”

    很明顯,藍仲正對藍溪這種闖入書房的行為非常不滿意,說的話自然也就重了一些。

    “是你把別院換鎖的?”藍溪絲毫沒在意藍仲正的話,她走到書桌前看著他,語氣很沖。

    “那里已經賣出去了!怎么處理都是別人的事兒,已經跟我們沒關系了!”藍仲正放下手機,看著藍溪:“你以后就在家里住,過段時間去公司幫我的忙,畢業了不能總是游手好閑。”

    藍溪沒有說話,一動不動地盯著他,眼眶發紅。

    藍仲正見她這樣子,又讓了一步:“罷了罷了,你要是實在不想回家住,我明天就帶你出去買一套房子,不想工作就別工作了,只要別再管別院的事兒,你想怎么折騰怎么折騰,你看這樣行不行?”

    藍仲正只當藍溪是不愿意回家住。

    “誰稀罕你的房子?”藍溪諷刺地笑,“我只要別院,我會把別院買回來。”

    藍仲正被藍溪的執迷不悟弄得無奈了:“說了多少遍了,別院已經賣出去了!過幾天過戶了,上面就掛上別人的名字了!你現在要是違約,得賠五千五百萬,你有這么多錢嗎?”

    “不管多少錢,那是我姥爺的房子,你憑什么賣?”藍溪咬牙看著他,“你想把那賤人和那賤人的女兒娶回家,我忍了;你為了那個賤人的女兒罵我打我,我也忍了;但是你想動我姥爺留下來的東西,想都別想。”

    藍仲正被藍溪這番話氣得夠嗆,他起身走到藍溪面前,抬起手來——

    “怎么,又要打我了?”藍溪冷笑一聲,將臉湊上去,“來啊,你打!你干脆今天打死我,把你所有家產都留給那個賤人的女兒!”

    藍仲正的手已經快要落在她臉上了,聽到藍溪這番話之后,他又停了。

    藍仲正將手放下來,深深地嘆息一聲。

    “怎么不打了?”藍溪紅著眼眶看著他。

    “以后說話注意一點兒,別一口一個賤人,那是你妹妹!”藍仲正教育藍溪:“當年的事情是我做得不好,孩子是無辜的,新新她那么喜歡你這個姐姐,你就不能對她友好一點兒?”

    “呵。”對于藍仲正這番話,藍溪只能回他一聲諷笑。

    “別院我一定會買回來,屬于白家的東西,我通通都會拿回來。你們等著。”

    走出書房前,藍溪拋出了這句狠話。

章節目錄

陸少有點妻管嚴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小說書庫只為原作者南歌北舞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南歌北舞并收藏陸少有點妻管嚴最新章節

广西快3遗漏值统计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