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庫 www.ccfssu.live,最快更新陸少有點妻管嚴最新章節!

    “廷哥,你來了!”看到陸彥廷之后,陳東明馬上松開了藍溪,從沙發上起來。

    陳東明放手之后,藍溪也開始整理自己的衣服和頭發。

    陳東明走到陸彥廷面前,笑得一臉狗腿。

    “廷哥,沒想到你今兒真給我面兒過來了,來來來,坐。”

    對于陳東明熱情的招待,陸彥廷并未做任何回應。

    他直接越過陳東明,走到了沙發前,在藍溪面前停下來。

    他過來的時候,藍溪還在整理衣服。

    看到自己眼前出現的男士皮鞋,藍溪下意識地抬頭看過去,對上陸彥廷的那雙眼睛之后,藍溪的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

    所以……剛才進來的人,是陸彥廷?

    這也就代表著,她剛剛被陳東明壓在身下的場景,被陸彥廷看去了。

    陸彥廷會怎么想她?是不是也跟別人一樣,覺得她放浪、水性楊花——

    包廂里一眾人看到陸彥廷站到藍溪面前,都準備著看好戲。

    “跟我鬧別扭鬧到這里來了?”陸彥廷開口,聲音里帶了幾分無奈。

    無厘頭的一句話,藍溪聽得有些懵,抬起頭茫然地看著他。

    就在此時,陸彥廷伸手,將她從沙發上拽了起來。

    剛剛陸彥廷說的那句話,大家伙兒都聽到了,所有人都很驚訝——這個藍溪,什么時候跟陸彥廷攀上關系的?

    而且,聽陸彥廷的語氣,好像還挺寵著她的?

    其實藍溪也是懵的,不過過了一會兒她就反應過來了,陸彥廷這是在出手幫她。

    她遞給陸彥廷一個感激的眼神,然后低聲抱怨:“還不是因為你兇我。”

    她的聲音里帶著撒嬌,尾音拉得很長。

    陸彥廷聽著,覺得自己心頭像是被什么無形的東西輕搔著,癢得不行。

    “廷哥,這、這什么情況?”陳東明整個人驚訝得不行,他跟陸彥廷認識的時間雖然不算長,但是也清楚陸彥廷的作風,他哪里看得上藍溪?

    “有些人你不能碰,懂?”陸彥廷并沒有正面回答陳東明的問題。

    但是,他這句話已經算是承認他跟藍溪的關系了。

    陳東明怔怔地點了點頭。

    之后,陸彥廷摟著藍溪,高調地離開了包廂,留下了一群大眼瞪小眼的圍觀群眾。

    “操,她什么時候勾搭上廷哥的?”

    “廷哥口味這么重?竟然喜歡這只破鞋?”

    “可能活兒好唄,畢竟是練出來的!”

    **

    藍溪被陸彥廷摟著走出了夜店。

    其實從包廂里出來之后,藍溪就有想過從他懷里出來,但是陸彥廷摟得很緊,考慮到他剛剛幫助過她,藍溪也不好過河拆橋。

    藍溪被他摟著停在了一輛SUV前,她還未來得及開口,陸彥廷就說:“上車。”

    “我開車過來的,不麻煩您了。”藍溪笑盈盈地看著他。

    實際上她根本不會開車,今天是打車過來這邊的。

    “上車。”陸彥廷像是沒聽到她說話一樣,又重復了一遍,不容置喙。

    藍溪知道自己沒有反抗的余地了,于是聽話地上了車。

    能跟陸彥廷單獨相處,對她來說也是好事兒。

    藍溪本以為陸彥廷是要送她回家的,沒想到他竟然跟在她身后,一起和她坐到了后座。

    車門關上之后,空氣突然變得很稀薄,在陸彥廷的注視之下,藍溪的心跳越來越快。

    “陸先生?”藍溪試著喊了他一聲。

    “找陳東明做什么?”問出這個問題之后,陸彥廷才恍然意識到,自己似乎很不高興。

    而這種不高興,應該就是從看到她被陳東明壓在身下那一刻開始的。

    他已經很多年沒有被一個女人牽動過情緒了。

    “一些私人的事情。”藍溪給了他一個模棱兩可的回答。

    別院的事兒,她認為沒必要讓陸彥廷知道。

    她說了私人的事情,明顯就是不想讓他知道。

    這個認識,讓陸彥廷更加不悅。

    他緊盯著藍溪:“你對每個男人都是這樣?”

    他的語調里帶著慍怒,藍溪不知他的慍怒從何而來。

    算起來今天晚上只是他們兩個第二次見面而已。

    “陸先生應該也聽說過我的光榮事件吧?”藍溪保持笑容看著他,“既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陸少有點妻管嚴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小說書庫只為原作者南歌北舞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南歌北舞并收藏陸少有點妻管嚴最新章節

广西快3遗漏值统计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