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庫 www.ccfssu.live,最快更新陸少有點妻管嚴最新章節!

    周六,藍溪一覺睡到下午一點鐘才醒。

    醒來之后,她便開始收拾自己。

    蔣思思也在家,看著她換了一套又一套衣服,忍不住調侃她:“你知道你現在像什么嘛?”

    藍溪挑了挑眉:“像入宮參加選秀的女人?”

    “bingo!”蔣思思打了個響指,“這一個小時,你已經換了十套衣服了。”

    “畢竟要討皇上歡心當皇后,當然得用點兒心咯。”

    藍溪對這種調侃絲毫不在意,甚至自己都開始跟著蔣思思說起來了。

    說話間,她又換上了一條裙子。

    “怎么樣?”藍溪轉過頭征求蔣思思的意見。

    “這個不錯!”蔣思思的目光在藍溪身上游走了一遭。

    “嘖,我這個女人都看得燥熱了。”

    現在藍溪身上穿的這條禮服,胸口的設計很別致,胸前的領口一直開到了肚臍上方,從上到下,弧度越來越小。

    藍溪的胸本身就大,這樣的設計讓她的身材看起來更加性感。

    饒是蔣思思這種同性,都忍不住多看她兩眼。

    蔣思思從床上起來,走到藍溪面前,伸手摸了一把她的胸。

    “臥槽,這個手感!”蔣思思忍不住感嘆。

    藍溪無奈地翻了個白眼,蔣思思經常這樣偷襲她,她已經習慣了。

    因為蔣思思高度贊揚這條裙子,再加上藍溪回憶了一下,陸彥廷似乎也對她的胸很感興趣,于是她就決定穿這條裙子當陸彥廷的女伴了。

    下午五點鐘,藍溪準時來到了樓下。

    她剛下樓,賓利就停在了樓宇門門口。

    只看了一眼,藍溪就認出了這是陸彥廷的車。

    她撩了一把頭發,走上前,打開后座的門。

    剛一上車,她就感覺到了身旁男人火熱的視線。

    前排,潘楊也從后視鏡里看到了藍溪的打扮。

    嘖……這位藍家大小姐,還真是火熱……

    “開車。”潘楊正感嘆著,后排的陸彥廷已經下了命令。

    潘楊連忙應了一聲,發動了車子。

    坐下來之后,藍溪笑著打量了一下陸彥廷的裝扮。

    “陸總真帥。”藍溪毫不吝嗇地夸獎著他。

    “你也不差。”陸彥廷盯著她的胸口。

    “是為了配合陸總呀。”藍溪有些嬌嗔地說,“陸總第一次帶我出去,我總不能給陸總丟人吧?”

    字里行間都是討好。

    陸彥廷并未理會她,收回了視線,閉上眼睛假寐。

    藍溪也沒再上趕著和陸彥廷說話。

    趁著陸彥廷閉眼的時候,她打開身側的包,將里面的藥從拿出來,放到了側袋里。

    做完這一系列動作以后,藍溪長吁了一口氣。

    **

    二十分鐘以后,車在萬豪酒店門口停下。

    藍溪和陸彥廷同時打開車門下了車。他們兩個下車后,潘楊開車去了停車場。

    藍溪很主動地走到了陸彥廷身邊,挽住了他的胳膊,胸部似有若無地擦過他的手臂。

    上次陸彥廷和藍溪在陳家老爺子的生日宴上出現,就引起了不少人的關注。

    當時不少人都覺得陸彥廷對藍溪是一時興起。

    沒想到這一次,他竟然帶著這位藍家大小姐出席這場慈善晚宴?

    “老陸,你怎么跟這個女人混在一起!”看到陸彥廷帶著藍溪過來,程頤氣不打一處來。

    “唔,陸總,程少爺似乎對我成見很深,我看我還是先走吧……”藍溪的聲音里寫滿了委屈。

    程頤看著藍溪裝可憐的樣子,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這幾年,陸彥廷參加這個宴會的時候從來不會帶女伴。

    所以今天他跟周瑾宴把顧靜雯弄來了。

    沒想到的是,陸彥廷竟然會帶著藍溪這個女人過來!

    “彥廷,你這是……”顧靜雯剛剛走進宴會廳,就看到了陸彥廷以及他身邊的藍溪。

    她站在陸彥廷和藍溪面前,聲音發抖:“她、她是……”

    “我的人。”陸彥廷擲地有聲地拋出三個字。

    顧靜雯聽完后,立馬紅了眼眶。

    陸彥廷凝視著顧靜雯,眼底寫滿了復雜的情緒。

    藍溪自然也注意到了。

    為了自己的計劃能夠順利進行,藍溪適時地晃了晃陸彥廷的胳膊,撒嬌地說:“陸總,我們去那邊看看吧!”

    陸彥廷“嗯”了一聲,然后任由她拉著,越過了顧靜雯和程頤。

    顧靜雯看著陸彥廷的背影,仿佛被抽干了力氣。

    ……

    藍溪拉著陸彥廷來到了場內。

    很快有人上來和陸彥廷說話。

    趁著陸彥廷不注意,藍溪從包里掏出來藥,然后放到了嘴里。

    接著,她走到了酒臺前,從上面取了一杯紅酒,仰頭灌了下去。

    喝完紅酒之后,藍溪舔了舔嘴唇,回到了陸彥廷身邊。

    藥效來得很快,當初蔣思思給她的時候就說過,這藥很猛,讓她不要一次吃太多。

    剛剛藍溪吃了兩顆,不到五分鐘,反應就來了。

    回到陸彥廷身邊的時候,剛剛和他交談的人已經離開了。

    藍溪這會兒已經開始被藥效折磨,她抬起手抱住陸彥廷,手插進他的西裝內去摸他的胸肌。

    “陸總……唔,救救我……”

    陸彥廷看著她潮紅的臉色,眸色一凜。

    他捏住她的胳膊,“你剛才吃什么了?”

    “喝了紅酒……”藍溪舔了舔干澀的嘴唇,“陸總,我好熱,好癢,救救我。”

    “閉嘴!”陸彥廷狠狠地呵斥她。

    說完這句之后,他有些粗魯地抓著她的手腕,帶著她走出了宴會廳。

    因為來參加慈善晚宴的人是從國內各地趕來的,所以每一位嘉賓手里都會有一張房卡。

    陸彥廷自然也不例外。

    他原本為這張房卡自己是用不上的,誰知道藍溪會給他來這么一出!

    兩個人剛剛踏進電梯,藍溪便勾住他的脖子熱情地去尋找他的嘴唇。

    陸彥廷擰眉看著女人放浪的模樣,心頭隱隱有些暴躁。

    他將頭別到一邊,躲開她的親吻。

    她對此不滿意,鼻腔內發出一聲哼唧,像極了小野貓。

    藍溪這會兒已經被藥效折磨得快要失去理智。

    她渾身發燙,不自覺地就想往身邊的男人身上貼。

    啪!

    陸彥廷抬起手,在她臀部狠狠拍了一下。

    “規矩點兒!”他啞聲警告她。

    明明是粗暴至極的動作,可是藍溪竟然從中嘗到了快感。

    她一手緊緊地抓住他的西裝,呼吸急促:“再抽我一下,狠狠抽……”

    “媽的—”陸彥廷看著她這副樣子,恨不得掐死她。

    如果今天在她面前的不是他而是別的男人,她是不是也會這樣放蕩?

    叮—

    電梯終于停在了指定樓層。

    電梯門打開之后,陸彥廷一手攬著藍溪的腰,帶著她軟綿綿的身體踏出了電梯。

    “我難受……快救救我!”藍溪欲求不滿地往他身上貼。

    陸彥廷是個正常男人,被她這樣勾引了一路,怎么可能沒有反應。

    他加快速度,拖著她走到了套房門口,刷房卡進入。

    兩個人糾纏著踏入房間,陸彥廷推著藍溪到了窗戶邊兒上,將她抵在窗前。

    “好熱。”她不滿地哼著,自己動手撩起了身上的裙子。

    陸彥廷看著她這副欲求不滿的樣子,心里的火氣噌噌地往上漲。

    他呼吸粗重,掌心摸上她后背的拉鏈,猛地拉下。

    藍溪這個時候已經完全沒有理智可言。

    她雙手攀附著他的脖子,恨不得將整個身體都貼在他身上。

    ……

    周遭的氣氛越來越火熱。

    偌大的套房內,只聽得到男人和女人的喘息聲,以及曖昧的撞擊聲。

    “不行、不行了—”“好好受著。”

    從窗前到書桌,再到浴室……

    不知道做了多少次,她體內的藥效終于過去了。

    **

    凌晨一點。

    陸彥廷洗完澡從浴室出來。

    走到雙人床前,看著床上滿身吻痕的女人,抬起手來揉了揉眉心。

    他有多久沒有這樣失控過了?

    這個女人……到底是給他下了什么蠱?

    好像每次看到她,都會莫名其妙地產生生理反應。

    他從一開始就知道她肯定是抱著目的來接近自己的。

    可是他不僅沒有拒絕,反而就這樣由著鬧。

    陸彥廷正走神,床上的女人再次不安分了起來。

    她翻了個身,抱緊懷里的被子,一絲不掛的身體就這樣暴露在了空氣中。

    她的皮膚很白凈,上面還有他剛才留下的痕跡。

    每一個痕跡,都在昭示著剛才的那場歡愛有多熱烈。

    回想起剛剛的激情,再看看看面前的這具身體,陸彥廷的小腹處竟然又涌起了一股燥熱。

    他深吸了一口氣,抬起手來替她蓋好被子。

    準備抽手回來的時候,熟睡中的女人卻一把握住了他的手。

    “對不起……”她的聲音很低,甚至還帶著幾分顫抖。

    陸彥廷聽到她的道歉,有些疑惑。

    “姥爺,我好想你。”緊接著,她又說了一句。

    陸彥廷清楚地看到,她長長的睫毛正在顫動。

    卸妝以后的她,沒有平日里那么強的攻擊性,反倒多了幾分惹人憐惜的味道。

    她在喊姥爺。

    之前陸彥廷已經讓潘楊調查過藍家,其實藍家有些事情,不需要調查都知道。

    在江城,只要是認識藍仲正的人,都知道他是靠著自己之前那位老丈人起家的。

    如今的泰和,前身就是藍仲正那位老丈人的公司白氏。

    白老唯一的女兒嫁給了藍仲正,英年早逝;

    后來白老去世,公司自然而然就到了藍仲正手里。

    藍仲正接手公司之后,立馬給公司換了名字。

    而之前,藍仲正賣給陳家的那個院子,也是白老留下來的—

    藍溪為了那間院子不止一次地找過陳東明,足以證明別院在她心里的位置。

    藍溪和藍仲正父女關系不好,這點他也知道。

    “對不起,對不起……”思索間,床上的女人又開始道歉。

    這一次,她的聲音很是著急。

    陸彥廷定睛看著,她雖然在夢中,眉頭確實緊緊地皺在一起。

    鬼使神差地,陸彥廷抬起手來,輕輕地為她撫平眉宇間的褶皺。

    她這張臉,還是笑的時候比較好看。

    “不要走,不要丟下我。”

    她應該是做了什么不好的夢,所以夢話怎么都停不下來。

    “好,不走。”陸彥廷柔聲安撫著她。

    **

    藍溪晚上做了一個很混亂的夢,夢里有媽媽,有姥爺,還有沈問之。

    那些不好的回憶,全部都集中到了一個夢里。

    早晨醒來的時候,藍溪渾身酸痛,明明睡了很久,可是依然累得動不了。

    她翻了個身,看到了躺在自己身邊的男人。

    昨天晚上,她雖然吃了那種藥,但是記憶還是存在的。

    他們兩個做得有多兇,她都記得。整個套房里,都有他們歡愛留下的痕跡。

    藍溪看著床頭拆封的避孕套盒,有些走神。

    “醒了。”男人略帶沙啞的聲音將她的思緒喚了回來。

    藍溪收回視線,看向了面前的男人,下一秒鐘便露出了笑容。

    “早安,陸總。”藍溪湊到他面前,非常厚臉皮地在他臉上親了一口。

    接著,她掀開身上的被子,準備下床。

    剛剛開始動作,身后的男人一把將她拽回到懷里。

    一個敏捷的翻身,把她壓到了身下。

    “陸總早上也要來一次嗎?”藍溪笑著問他。

    “昨天晚上—”

    “昨天晚上陸總睡了我,要對我負責喲。”陸彥廷一句話還沒說完,藍溪就搶了先。

    聽到她這么說,陸彥廷捏住她的下巴,在她嘴唇上狠狠咬了一口。

    “就這么想做陸太太?”

    她的目的,他已經很清楚了。

    不做情人,只做陸太太。

    他見過不少有野心的女人。

    但是這樣明顯地將自己的野心表露出來的,她真的是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陸少有點妻管嚴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小說書庫只為原作者南歌北舞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南歌北舞并收藏陸少有點妻管嚴最新章節

广西快3遗漏值统计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