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庫 www.ccfssu.live,最快更新陸少有點妻管嚴最新章節!

    因為來參加慈善晚宴的人是從國內各地趕來的,所以每一位嘉賓手里都會有一張房卡。

    陸彥廷自然也不例外。

    他原本為這張房卡自己是用不上的,誰知道藍溪會給他來這么一出!

    兩個人剛剛踏進電梯,藍溪便勾住他的脖子熱情地去尋找他的嘴唇。

    陸彥廷擰眉看著女人放浪的模樣,心頭隱隱有些暴躁。

    他將頭別到一邊,躲開她的親吻。

    她對此不滿意,鼻腔內發出一聲哼唧,像極了小野貓。

    藍溪這會兒已經被藥效折磨得快要失去理智。

    她渾身發燙,不自覺地就想往身邊的男人身上貼。

    啪!

    陸彥廷抬起手,在她臀部狠狠拍了一下。

    “規矩點兒!”他啞聲警告她。

    明明是粗暴至極的動作,可是藍溪竟然從中嘗到了快感。

    她一手緊緊地抓住他的西裝,呼吸急促:“再抽我一下,狠狠抽……”

    “媽的—”陸彥廷看著她這副樣子,恨不得掐死她。

    如果今天在她面前的不是他而是別的男人,她是不是也會這樣放蕩?

    叮—

    電梯終于停在了指定樓層。

    電梯門打開之后,陸彥廷一手攬著藍溪的腰,帶著她軟綿綿的身體踏出了電梯。

    “我難受……快救救我!”藍溪欲求不滿地往他身上貼。

    陸彥廷是個正常男人,被她這樣勾引了一路,怎么可能沒有反應。

    他加快速度,拖著她走到了套房門口,刷房卡進入。

    兩個人糾纏著踏入房間,陸彥廷推著藍溪到了窗戶邊兒上,將她抵在窗前。

    “好熱。”她不滿地哼著,自己動手撩起了身上的裙子。

    陸彥廷看著她這副欲求不滿的樣子,心里的火氣噌噌地往上漲。

    他呼吸粗重,掌心摸上她后背的拉鏈,猛地拉下。

    藍溪這個時候已經完全沒有理智可言。

    她雙手攀附著他的脖子,恨不得將整個身體都貼在他身上。

    ……

    周遭的氣氛越來越火熱。

    偌大的套房內,只聽得到男人和女人的喘息聲,以及曖昧的撞擊聲。

    “不行、不行了—”“好好受著。”

    從窗前到書桌,再到浴室……

    不知道做了多少次,她體內的藥效終于過去了。

    **

    凌晨一點。

    陸彥廷洗完澡從浴室出來。

    走到雙人床前,看著床上滿身吻痕的女人,抬起手來揉了揉眉心。

    他有多久沒有這樣失控過了?

    這個女人……到底是給他下了什么蠱?

    好像每次看到她,都會莫名其妙地產生生理反應。

    他從一開始就知道她肯定是抱著目的來接近自己的。

    可是他不僅沒有拒絕,反而就這樣由著鬧。

    陸彥廷正走神,床上的女人再次不安分了起來。

    她翻了個身,抱緊懷里的被子,一絲不掛的身體就這樣暴露在了空氣中。

    她的皮膚很白凈,上面還有他剛才留下的痕跡。

    每一個痕跡,都在昭示著剛才的那場歡愛有多熱烈。

    回想起剛剛的激情,再看看看面前的這具身體,陸彥廷的小腹處竟然又涌起了一股燥熱。

    他深吸了一口氣,抬起手來替她蓋好被子。

    準備抽手回來的時候,熟睡中的女人卻一把握住了他的手。

    “對不起……”她的聲音很低,甚至還帶著幾分顫抖。

    陸彥廷聽到她的道歉,有些疑惑。

    “姥爺,我好想你。”緊接著,她又說了一句。

    陸彥廷清楚地看到,她長長的睫毛正在顫動。

    卸妝以后的她,沒有平日里那么強的攻擊性,反倒多了幾分惹人憐惜的味道。

    她在喊姥爺。

    之前陸彥廷已經讓潘楊調查過藍家,其實藍家有些事情,不需要調查都知道。

    在江城,只要是認識藍仲正的人,都知道他是靠著自己之前那位老丈人起家的。

    如今的泰和,前身就是藍仲正那位老丈人的公司白氏。

    白老唯一的女兒嫁給了藍仲正,英年早逝;

    后來白老去世,公司自然而然就到了藍仲正手里。

    藍仲正接手公司之后,立馬給公司換了名字。

    而之前,藍仲正賣給陳家的那個院子,也是白老留下來的—

    藍溪為了那間院子不止一次地找過陳東明,足以證明別院在她心里的位置。

    藍溪和藍仲正父女關系不好,這點他也知道。

    “對不起,對不起……”思索間,床上的女人又開始道歉。

    這一次,她的聲音很是著急。

    陸彥廷定睛看著,她雖然在夢中,眉頭確實緊緊地皺在一起。

    鬼使神差地,陸彥廷抬起手來,輕輕地為她撫平眉宇間的褶皺。

    她這張臉,還是笑的時候比較好看。

    “不要走,不要丟下我。”

    她應該是做了什么不好的夢,所以夢話怎么都停不下來。

    “好,不走。”陸彥廷柔聲安撫著她。

    **

    藍溪晚上做了一個很混亂的夢,夢里有媽媽,有姥爺,還有沈問之。

    那些不好的回憶,全部都集中到了一個夢里。

    早晨醒來的時候,藍溪渾身酸痛,明明睡了很久,可是依然累得動不了。

    她翻了個身,看到了躺在自己身邊的男人。

    昨天晚上,她雖然吃了那種藥,但是記憶還是存在的。

    他們兩個做得有多兇,她都記得。整個套房里,都有他們歡愛留下的痕跡。

    藍溪看著床頭拆封的避孕套盒,有些走神。

    “醒了。”男人略帶沙啞的聲音將她的思緒喚了回來。

    藍溪收回視線,看向了面前的男人,下一秒鐘便露出了笑容。

    “早安,陸總。”藍溪湊到他面前,非常厚臉皮地在他臉上親了一口。

    接著,她掀開身上的被子,準備下床。

    剛剛開始動作,身后的男人一把將她拽回到懷里。

    一個敏捷的翻身,把她壓到了身下。

    “陸總早上也要來一次嗎?”藍溪笑著問他。

    “昨天晚上—”

    “昨天晚上陸總睡了我,要對我負責喲。”陸彥廷一句話還沒說完,藍溪就搶了先。

    聽到她這么說,陸彥廷捏住她的下巴,在她嘴唇上狠狠咬了一口。

    “就這么想做陸太太?”

    她的目的,他已經很清楚了。

    不做情人,只做陸太太。

    他見過不少有野心的女人。

    但是這樣明顯地將自己的野心表露出來的,她真的是第一個。

    藍溪笑得嫵媚,兩條胳膊纏上他的脖頸:“昨天晚上我們配合得很好,不是嗎?陸總喜歡的姿勢我都很擅長呢。”

    陸彥廷看著身下女人嫵媚的笑容,一時間有些失神。

    他凝著她看了好一會兒,終于松開手。

    “不會有婚禮。”

    “正好,我也不喜歡那種形式主義。”藍溪弓起身子,親了一下他的下巴。“只要能做合法的陸太太,我就很開心了。”

    “不喜歡形式主義,還是根本不介意有沒有?”陸彥廷再次捏住她的下巴。

    周瑾宴曾經跟他說過,這個世界上沒有一個女人不渴望盛大的婚禮,因為女人的愛里本身就帶有儀式感。

    如果她真的愛一個男人,自然而然就會想要跟他完成這個儀式。

    如今藍溪卻跟他說,不喜歡形式主義?

    這是不是說明,她根本就不愛他?

    “干嘛突然這么兇啊……”藍溪有些委屈地看著陸彥廷:“我以為你工作忙,不會有時間準備這些。人家是在為你著想呢。”

    “所以呢?”路演廳薄唇微動,“我該夸你懂事嗎?”

    “那倒不用。”藍溪笑著點了點自己的嘴唇,“再親我一口吧。”

    陸彥廷冷哼了一聲,直接松開了她。

    藍溪倒也不生氣,更是絲毫沒有難堪。

    她坐在床上,抬起手來揉了揉脖子,姿態慵懶。

    那邊,陸彥廷拿起手機,撥通了潘楊的電話。

    “送一套女人的衣服過來。”

    “……啊?”電話那邊,潘楊聽到陸彥廷說出來的話之后,整個人都愣住了。

    昨天晚上,他一直都沒聯系上陸彥廷,難不成陸彥廷真的是跟藍溪偷情去了?

    “內衣34D,上衣尺碼M,腰圍大概60。”

    不理會潘楊的震驚,陸彥廷冷靜地報出尺碼。

    “萬豪酒店,2003。”

    接著,他又報上了酒店的房間號。

    不等潘楊回應,便掛了電話。

    ……

    藍溪坐在床上,聽著陸彥廷準確地報出自己的三圍,拍著手贊賞。

    “陸總真是聰明,用身體丈量尺碼什么的,分毫不差呀。”

    陸彥廷怎么可能聽不出,藍溪這是在嘲諷他有過很多女人。

    當然,他向來不會理會這種無聊的挑釁。

    被無視之后,藍溪撇了撇嘴,安靜地不再說話。

    約莫過了半個小時,門外突然傳來了敲門聲。

    不巧的是,敲門聲響起的時候,陸彥廷正在洗澡。

    藍溪只好裹著被子去開門。結果,她剛一下床,陸彥廷穿著浴袍從浴室出來了。

    看到藍溪裹著被子往房門口走,陸彥廷冷冷地瞪了她一眼:“滾回床上。”

    藍溪:“……”

    還真是臭脾氣。

    要不是因為他在里頭洗澡,她至于這樣嗎。

    藍溪回到床上,鉆到被子里,只露出了一個腦袋。

    陸彥廷走到門口打開門,潘楊將購物袋遞了進來。

    “呃,這個,衣服都是店員推薦給買的,不知道符不符合藍小姐的眼光……”

    “放心,只要是貴的都符合我的眼光。”藍溪露了一只腦袋出來,朝著潘楊挑了挑眉。

    潘楊很清楚地感受到了陸彥廷身上散發出來的殺氣,于是趕忙找了個理由走開了:“陸總,我先去加班了!”

    “等等。”陸彥廷叫住潘楊,“去觀庭,把我的戶口本和身份證帶來。”

    “?”潘楊一臉疑惑地看著陸彥廷。

    “有問題?”陸彥廷自然也看出了潘楊的疑惑。

    “沒有,我這就去取!”潘楊搖搖頭,然后趕緊離開了。

    陸彥廷拎著購物袋走到床邊,將購物袋扔到床上。

    “換衣服。”

    藍溪從被子里鉆出來,絲毫不在意面前男人,就這樣赤身裸體地站了起來。

    她的身材很好,胸部高聳,小腹平坦,兩條腿修長筆直,臀部緊實。

    陸彥廷的目光從上看到下,體內又無端涌上了火氣。

    “你這個女人……”陸彥廷有些生氣:“知不知道矜持兩個字怎么寫?”

    還是說,像傳聞中一樣,她在所有男人面前都是這么放得開?

    “我身上哪里是你沒看過的?睡都睡過了,哪里還需要矜持。”

    陸彥廷:“……”

    這個女人,還真是伶牙俐齒。

    藍溪彎腰,將幾個購物袋里的衣服都倒出來。

    她打開那條連衣裙看了看,乳白色的,中規中矩的款,一點兒都顯不出她的身材。

    唔,內衣也是白色的。

    果然是直男審美啊……

    藍溪拿著衣服,進了浴室。

    在里頭磨蹭了半個多小時,總算是洗完澡、換好了衣服。

    不過,藍溪發現一件非常致命的事情—她沒拿化妝包。

    這也就意味著,她今天要純素顏去和陸彥廷領證?

    雖然她的確天生麗質,但是不化妝出門這種事情,想想還是有些膈應。

    藍溪站在鏡子前,看著鏡子的自己,陌生得都不敢認了。

    一條款式保守的白裙子穿在身上,黑色的直發散在肩頭,再加上這張不施粉黛的臉……

    真是頗有白蓮花的氣質。

    藍溪勾了勾嘴角,走出浴室。

    **

    陸彥廷坐在沙發上,藍溪剛從浴室出來,他就注意到了。

    這是他第一次見她穿這么素凈的顏色。

    不是低胸,沒有露背,不該露給別人看的地方都沒有露出來。

    感覺到陸彥廷在看自己,藍溪索性走到他面前。

    也沒有管他同不同意,藍溪直接坐到了他的大腿上。

    “陸總喜歡我這樣打扮嗎?”

    陸彥廷不說話,只是盯著她看。

    不化妝的她,看著比平時小了起碼三歲。

    這條白裙子,再配上這樣的發型,倒是給人一種清純的感覺。

    “看來是很喜歡咯,都移不開眼了呢。”藍溪湊到他耳邊,“那我以后在床上可以cos女學生,這樣說不定你更有感覺了。”

    “戶口本在哪里?”陸彥廷并沒有理會她的調侃。

    “就在包里呢。”藍溪往他懷里鉆了一下,“我可是時刻準備著嫁給你呢。”

    “說吧,你的目的和要求。”陸彥廷將藍溪從腿上拎下來,讓她在自己身邊坐下。

    終究,還是到這一步了。

    藍溪知道,一旦陸彥廷答應結婚,也就到了他們談條件的時候。

    她之前已經打過無數次腹稿,要說出來其實并不難。

    “陸總應該知道,別院是我姥爺留下來的。那里對我來說有特殊意義。”

    “所以你可以為了它賣身。”陸彥廷面無表情地接過她的話。

    此時,他腦海中閃過的,是她幾次被陳東明欺辱的場景。

    “必要的時候,會的。”更讓陸彥廷生氣的是,藍溪竟然沒有否認。

    聽過她的回答之后,陸彥廷冷笑了一聲。

    他一手捏起她的下巴,粗糲的指腹有些粗魯地撫過她的嘴唇。

    “如果陳東明沒有把院子轉賣給我,你是不是就要和他上床?”

    “……”藍溪沒說話。

    “回答我!”擱置在她下巴上的手不斷收緊,陸彥廷逼迫地追問她。

    藍溪不知道他在糾結什么。

    “不會。”藍溪很清楚此時此刻什么樣的答案會讓他滿意。

    “最好是這樣。”

    沉默了一陣子,陸彥廷再次問她:“想清楚了?”

    他問的是做陸太太這件事情,藍溪知道。

    她笑,毫不猶豫地點頭,“當然。”

    “藍溪,我無法容忍自己的妻子在外耳勾三搭四,所以,你最好把你的惡習改一改。”這一句,算是警告了。

    “放心。”藍溪湊到他臉頰邊親了一口,動作里帶著滿滿的討好:“江城最有錢的男人都被我收入囊中了,我還需要勾搭誰嗎?”

    **

    下午兩點,潘楊將陸彥廷的戶口本和身份證送來了酒店。

    然后,陸彥廷對潘楊吩咐:“去民政局。”

    雖然之前潘楊早有猜測,但是聽著陸彥廷親口說出“民政局”三個字,他還是不可避免地震驚了一把。

    再看看跟在他身邊的藍溪……

    這兩個人?來真的了?

    不過,作為下屬,他也不好對陸彥廷的行為質疑,只能乖乖按照他的指示,開車去民政局。

    陸彥廷和藍溪在江城都是出了名的人物,這樣的兩個人來民政局,被不少人認了出來。

    藍溪絲毫不在意,甚至在眾人面前大方地摟住了陸彥廷。

    她要的,就是這樣的效果。

    她要讓整個江城的人都知道,她現在是陸彥廷明媒正娶的妻子。

    誰要是敢再說她一句,那就是跟陸彥廷過不去。

    領完證從民政局出來,藍溪拿著兩本結婚證,擺在大腿上,拍了一張照片。

    陸彥廷看到她拍照的動作,不由得皺眉。

    “唔,好像少了點兒什么。”藍溪側過頭看著陸彥廷,抓住他的胳膊和他撒嬌,“你還沒送我戒指呢。”

    潘楊坐在前排,聽著藍溪和陸彥廷這么撒嬌,有點兒受不住。

    潘楊本身就是有些大大咧咧的性子,聽不得女人撒嬌。

    況且,藍溪剛才還是捏著嗓子來的。

    按照他對陸彥廷的了解,陸彥廷應該也不會喜歡這種才是……

    聽到藍溪的要求,陸彥廷拿出錢包,從里面抽出來一張銀行卡交給藍溪:“自己去買。”

    “哎,好。”藍溪一點兒都沒有像別的女人一樣生氣或者失望。

    她接過銀行卡,笑著說:“陸總真是財大氣粗。”

    看著藍溪拜金的模樣,陸彥廷胸口又是一陣怒意。

    “停車。”陸彥廷對前排的潘楊吩咐。

    聽到陸彥廷的話之后,潘楊馬上到路邊將車停了下來。

    “下車。”陸彥廷的聲音冷冰冰的。

    這句話,他是看著藍溪說的。

    “好吧,那我們明天見。”藍溪沒有拒絕,臨下車之前,還抱著陸彥廷在他嘴上親了一口,大膽極了。

    前排的潘楊從后視鏡里看到這一幕,趕緊移開視線,心里忍不住感嘆:這個藍家大小姐,似乎比傳說中的還要開放啊……

    “開車。”藍溪下車后,陸彥廷再次對潘楊發出命令。

    潘楊點了點頭,連忙發動車子。

    車子再次發動,這回,陸彥廷很長時間沒說話。

    潘楊時不時從后視鏡里偷偷觀察一下陸彥廷的表情,發現他似乎是在思考著什么事情。

    過了十幾分鐘,陸彥廷終于再次開口。

    他對潘楊吩咐:“下周帶著房產證去把別院過戶到藍溪名下。”

    別院?那不是前段時間他剛買下來的院子嗎?

    潘楊知道他是以雙倍的價格從陳東明手里買來的。

    當時他隱約覺得這件事兒和藍溪有關。

    但是萬萬沒想到,陸彥廷竟然會直接把院子過戶給藍溪。

    難道他對這位藍家大小姐,是認真的?

    在他身邊工作這么多年,除了當年的顧靜雯之外,他再沒見陸彥廷這樣縱容過哪個女人了。

    **

    被陸彥廷攆下車,藍溪卻沒有絲毫不開心,畢竟計劃了很久的事情終于在今天如愿以償了。

    單就和陸彥廷結婚這件事兒,足夠她開心好一陣子了。

    藍溪親了一口結婚證,隨后將結婚證放回包里。她踏著高跟鞋,趾高氣揚地走著。

    路過一家甜品店的時候,她突然想喝奶茶了。

    藍溪剛剛走進甜品店,正要點單,就聽到了有人喊她:“藍溪?”

    聽到這個聲音,藍溪嘴角的笑容瞬間消失,想喝奶茶的心情都沒了。

    她轉過身,看到了站在對面的唐曼殊。

    “真的是你!”唐曼殊一臉驚喜地拉住藍溪的手腕,“我們聊聊吧!”

    “我和你沒什么好聊的。”藍溪將手抽回來,聲音一片冰冷。

    “十分鐘,就聊十分鐘可以嗎?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跟你說!”唐曼殊的聲音里染上了一絲哀求。

    藍溪沒說話,轉身找了一張桌子坐了下來。

    唐曼殊見狀,連忙跟上去。

    坐下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陸少有點妻管嚴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小說書庫只為原作者南歌北舞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南歌北舞并收藏陸少有點妻管嚴最新章節

广西快3遗漏值统计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