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庫 www.ccfssu.live,最快更新陸少有點妻管嚴最新章節!

    藍溪的煙癮很重,尤其是心情不好的時候,她就會特別依賴尼古丁。

    這已經是今天晚上的第四根煙了。

    她就像一個癮君子,靠在墻邊,不斷地吸入尼古丁,才能讓自己的心情得到一定程度的舒緩。

    當年姥爺還在世的時候,就經常教訓她,女孩子家家的不要抽煙,以后結婚懷孕了對孩子都不好。

    心情不好的時候,總是會想起很多過去的事情。

    藍溪閉上眼睛,靠在墻壁上,眼淚無聲地滴落。

    胸口憋悶,她吸煙的動作也越來越用力。

    突然,她聽到了一陣腳步聲。

    藍溪猛地睜開眼睛,然后對上了陸彥廷那雙深不見底的眼眸。

    剛剛走近,陸彥廷就看到了她臉上的淚珠,在路燈的照耀下,閃著光。

    呵,這是在為了沈問之哭?

    陸彥廷低頭掃了一眼,看到她腳邊的煙頭之后,直接將她手中沒抽完的半支煙奪過來,在墻上碾滅。

    藍溪抬起手來擦了一下臉,轉而露出了笑容。

    “陸總,現在是下班時間,您有什么指教,不妨等工作日再找我。”

    陸彥廷算是親眼見識到了這個女人翻臉的速度。

    明明上一秒鐘還掛著眼淚,下一秒鐘就能露出笑容和他說笑。

    陸彥廷低頭看著她嘴唇,唇瓣上的口紅已經淺了很多……

    陸彥廷不由得想起了剛才,她與沈問之的那個吻。

    以及,那晚在海天一色里,她被沈問之壓在走廊墻壁上的場景。

    藍溪被陸彥廷盯得頭皮發麻,她盡力忽視這種感覺,擠出笑容來朝他揮了揮手。

    “陸總,我先回家了,祝您玩得開——”

    最后一個字還沒說出口,面前的男人突然發力壓住了她。

    她被困在他的胸膛和墻壁之間,動彈不得。

    街上很安靜,這么近的距離,藍溪可以清楚地聽到他強有力的心跳聲。

    若是平時,藍溪自然很愿意與他調情一番,但是現在,抱歉,她真的沒有心情。

    藍溪仰頭看著他,嘴唇微動,“陸……”

    剛說了一個字,男人突然將手伸到她身后,捏上了她的臀部。

    這是一個色情意味十足的動作,藍溪被他捏得僵住。

    “從第一次見面,你就在勾引我。”

    陸彥廷聲音粗啞,雙手揉著她的臀部,嘴貼在她耳邊。

    “藍溪,我給你一次機會,如何?”

    藍溪沒有想到,陸彥廷會這么快就上鉤。

    之前她聽蔣思思說過,陸彥廷這個人心思深沉,幾乎沒有女人能近他的身。

    所以,決定勾搭他的時候,藍溪已經做好了打持久戰的準備。

    可事實證明,就算是陸彥廷這樣的男人,依然抵擋不住好皮相的誘惑。

    藍溪將男人的心思摸得很透徹,這種時候,是談條件的最佳時機。

    藍溪勾唇,性感地笑著,她抬起一只手摸上他的喉結。

    “陸總這話是什么意思呢?”

    誘惑十足的動作,再加上這樣的語調,陸彥廷貼在她臀部的手更加用力。

    “你要什么?”陸彥廷看著她的眼睛。

    “我要陸太太這個位子,陸總覺得如何?”藍溪雙手勾住他的脖子,調皮地眨了眨眼睛。

    一句話,成功地讓陸彥廷眼底的溫存和情欲小消失得一干二凈。

    他抽手,往后退了一步,冷冷睥睨著她。

    這時,恰好一陣風吹過,五月,江城的天兒還是很冷的。

    藍溪打了個哆嗦。

    “你野心不小心。”陸彥廷居高臨下望著她,冷冷地吐出這句話。

    “是陸總說要給我一個機會的,不是嗎?”藍溪勾唇笑著,“我不當情人,只做明媒正娶的妻子。”

    “你想都別想。”陸彥廷嘲諷地看著她,“我的太太,不可能是你這樣的女人。”

    “唔,那就很遺憾咯。”藍溪做出一個遺憾的表情,聳了聳肩膀,“我和陸總沒能在這方面達成共識呢。”

    陸彥廷沒有接話,盯著藍溪看了一會兒,他的眼底全部都是藍溪看不懂的情緒。

    過了約莫一分鐘,他轉身,朝著藍家的方向走了回去。

    藍溪看著他的背影,自嘲地笑笑。

    她知道,自己的計劃再一次失敗了。

    藍溪踩著高跟鞋,走出這條街,精神恍惚。

    第一次,她對自己的決定產生了懷疑。

    可是理智告訴她,絕對不能眼睜睜地看著藍芷新那個小賤人嫁給陸彥廷。

    不管用什么手段,她一定要坐上陸太太的位置,不僅僅是為了別院。

    ……

    陸彥廷并沒有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陸少有點妻管嚴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小說書庫只為原作者南歌北舞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南歌北舞并收藏陸少有點妻管嚴最新章節

广西快3遗漏值统计快三